澳门24小时客服热线·主頁欢迎您

  • <track id="7vrqr"></track><p id="7vrqr"><strong id="7vrqr"><xmp id="7vrqr"></xmp></strong></p>
  • <table id="7vrqr"></table>
    <object id="7vrqr"><strong id="7vrqr"></strong></object>
        <p id="7vrqr"></p>

        <td id="7vrqr"></td>
        今日要闻

        农夫山泉:你以为我在卖水?其实我是卖瓶子的

        2020-09-09 17:29:07 来源:塑料机械网原创 作者:四夕 阅读量:43487 评论
        分享:

        导读:事实上,占据成本总额三成的反而是生产瓶身的PET。据招股书显示,PET于2017年、2018年及2019年分别占销售成本的29.0%,31.9%及31.6%,分别对应总收益的12.7%、14.9%和14.1%。也就是说,从原材料来看,农夫山泉的主营业务是生产塑料瓶。

          【塑料机械网 编辑视角】9月8日,农夫山泉登陆港交所,正式上市。开盘后,农夫山泉股价一度飙升85.35%,股价冲上39.85港元,总市值突破4400亿港元,创始人钟睒睒个人财富也在一夜之间迎来暴增,跻身中国前三大富豪,甚至还短暂“体验”了一把“中国首富”。
         
          说起农夫山泉,其实大家都不陌生,“农夫山泉有点甜”、“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等广告语更是朗朗上口。产品横跨瓶装水、茶饮料、功能饮料、果汁饮料、咖啡、酸奶甚至大米,既有传统快消品又有风口网红品类。
         
        来源:农夫山泉招股书
         
          据农夫山泉招股书显示,2017年到2019年间,农夫山泉分别实现营收174.91亿元人民币、204.75亿元人民币、240.21亿元人民币;净利润33.86亿元人民币、36.12亿元人民币、49.54亿元人民币,净利润率19.4%、17.6%、20.6%。
         
          你以为我在卖水其实我是卖瓶子的
         
          从招股书上,我们不难发现农夫山泉包装饮用水产品近年来的收益占比达到了60%左右,很多人对它的印象也还停留在“卖水的”。但事实上,占据成本总额三成的反而是生产瓶身的PET。据招股书显示,PET于2017年、2018年及2019年分别占销售成本的29.0%,31.9%及31.6%,分别对应总收益的12.7%、14.9%和14.1%。也就是说,从原材料来看,农夫山泉的主营业务是生产塑料瓶
         
          不仅如此,纸箱、标签、收缩膜等原材料和包装材料在销售成本中所占的比重也不小。2017年、2018年及2019年,包装材料整体分别占销售成本总额的31.4%、31.1%和31.5%。可以说,包装成本已经成为了农夫山泉饮用水产品价格的主要影响因素,或许这也是购买大桶水的价格折算下来后比小瓶水更加便宜的原因。
         
          巨大的出货量下,环境保护压力随之增加
         
          从我们日常饮用的250ml、500ml小瓶装,到适合野营携带的5L大桶装、适合家庭饮用的12L大桶装,再到配合饮水机使用的19L可回收桶装,我们不难发现农夫山泉饮用水产品几乎可以覆盖到我们生活中的所有使用场景。
         
          差异化设计带来的是更大的出货量和销售量。据了解,2019年,农夫山泉的十大水源地总计生产包装饮用水1317.6万吨。曾经我们惊叹于香飘飘“一年能卖3亿多杯,杯子连起来可绕地球一圈”,但不知不觉间,农夫山泉的产值早已超过了这个数字。
         
          据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农夫山泉拥有12个生产基地,总计137条包装饮用水及饮料生产线、七条鲜果榨汁线及三条鲜果生产线。饮用水生产线中有12条能够达到每小时81000瓶的灌装速度。难以想象,农夫山泉的工厂里每天将要消耗多少塑料瓶。
         
          此前,皮尤慈善基金会、艾伦·麦克阿瑟基金会等国际组织共同发布的《力挽狂澜:破除海洋塑料污染》报告指出,如果不采取行动,到2040年,每年流入海洋的塑料总量将会是现在的近3倍;海洋内的塑料垃圾存量将会是现在的4倍(超过6亿吨)。其中,塑料饮料瓶是海洋塑料污染的主要来源之一,大量塑料瓶在使用之后就被丢弃,最终进入海洋。面对农夫山泉如此巨大的塑料瓶生产量,不少人担心由此可能制造出严重性直逼气候变化的环保危机,必将危害海洋、海岸线和其他生态环境。
         
          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如何兼顾?
         
          今年先后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见》(发改环资〔2020〕80号)、《关于扎实推进塑料污染治理工作的通知》(发改办环资〔2020〕1146号)等政策文件,对商务领域禁塑限塑阶段性任务提出了明确要求,要求禁止和限制部分一次性塑料制品的生产、销售和使用,并且明确减少一次性塑料制品的消费量。
         
          饮料行业广泛使用一次性塑料制品作为容器,对塑料制品的限制将会导致饮料行业参与者的环保合规成本普遍提升,企业未必能以提高产品价格等方式将上升的成本成功转嫁。这对农夫山泉来说,或许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此外,由于农夫山泉的业务还涉及取水、工厂固体废弃物排放、水源开采施工在内的与环境有关的问题。随着我国环境保护力度的不断加大,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如何兼顾,成为农夫山泉不得不思考的一个问题。
         
          废弃塑料水桶重获新生:聚碳酸酯水桶回收增值再利用合作协议
         
          1月10日,在农夫山泉杭州总部,科思创、农夫山泉和聚碳酸酯回收企业奥塞尔签署了一项19升聚碳酸酯水桶回收增值再利用三方合作协议。通过此次合作,三方将进一步优化农夫山泉19升聚碳酸酯水桶回收效率,提高回收过程的可追溯性与回收品质,赋予不再使用的水桶以二次生命。
         
          根据协议,农夫山泉计划每年收集和回收100万桶不再使用的19升聚碳酸酯桶。这些桶之后将被塑料回收公司奥塞尔切碎、清洗并重新造粒。科思创随后将把加工后的塑料颗粒转化为高性能的回收塑料,用于电子、家电和汽车等行业。
         
          农夫山泉董事会秘书周力表示:“此次合作,让包装饮用水行业使用后的聚碳酸酯水桶通过回收、再生、改性再应用到电子电器、家电、汽车行业,能够促进聚碳酸酯材料循环可持续的利用。农夫山泉后续还将继续努力与回收产业链各方合作,希望能促进塑料材料应用的可持续健康发展。”
         
          从“有点甜”到“很有钱”,经此一役,农夫山泉可以说是妥妥的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但是,上市后的农夫山泉会走向何方?我们尚不得知。
         
          部分资料参考:农夫山泉招股书、科思创
        我要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

        澳门24小时客服热线